挪威4日自驾游记:美景在对你花式勾引-搜狐汽车

挪威4日自驾游记:美景在对你花式勾引-搜狐汽车   本文是驾仕派的原创文章,来自撰稿人鱼非鱼。      在欧洲旅游目录里,挪威可能无论是国家实力,还是旅游热度,在国内都不算是很有名气。但其实挪威是西方国家中少数的产油国,富裕程度甚至远超美国和瑞士,人类发展指数(由收入、教育水平和人均寿命计算而来)首屈一指。同时,挪威也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峡湾,以及非常多的经典徒步路线。而这也是我这次旅行选择挪威的原因。   Day 1: 自驾卑尔根-Norheimsund-Tyssedal   周五晚上,我们坐飞机从德国汉堡来到挪威卑尔根,当晚就住在机场内的Clarion Hotel Bergen Airport这家酒店里。这家酒店位置极好,出机场步行3分钟就能走到,而且旁边就是租车公司的停车场。虽然价格要138欧元一天,但以挪威的物价来说,并不算昂贵,而且作为四星级酒店,内部的装潢也相当不错,窗子的隔音效果和窗帘的遮光效果都相当不错。很适合夜班飞机到卑尔根,或者是早班飞机离开的人。   第二天一早,从租车公司取上车以后,旅途正式开始。      虽然卑尔根并不算是什么出名的旅游城市,但第一站还是先来到这里看一看。卑尔根说起来是挪威第二大城市,但其实市区人口不到30万,跟中国的大部分地级市比起来都显得有些小。卑尔根的街道非常干净整洁,整个城市没有什么高楼,随处都可以看到周围的山峦,随处逛逛倒也惬意。   不过就旅游来说,卑尔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建筑,街景跟阿姆斯特丹、哥本哈根这些港口城市大同小异。码头边的市场有不少摊贩叫卖各种食物,不过价格都相当昂贵,随便吃点什么也要合人民币100多。出于好奇心,我买了一点鲸鱼肉尝了尝,比较奇妙的是口感并不太像鱼肉,倒像是有点腥味的牛肉。倒是鱼糕(fish cake)的味道不错,像是鱼肉比例更高的鱼豆腐,不过40克朗一小块的价格也着实让人难以承受。            这样一串烤海鲜就要150挪威克朗,合人民币。不过吃起来还是比较鲜美的      附近小酒馆的挪威传统菜,鱼肉土豆泥加熏猪肉配煎饼      离开卑尔根,我们先去超市采购了一番。挪威的物价令人咋舌,为了控制预算,我们已经提前带好了酱牛肉,咸菜,午餐肉和方便面。在这里我们又补充了一番。不过即使是超市,一盒一升装的牛奶也要18克朗,差不多是德国的4倍。   超市门口的风景      离开卑尔根以后,我们往恶魔之舌附近的小镇Tyssedal的酒店前进。   一路上能看到很多像这样的木屋,在很多房车营地也提供这样的小木屋供驾驶小汽车的家庭租住。      中间路过的瀑布小镇Norheimsund            小镇旁即是挪威四大峡湾之一的哈当厄尔峡湾      在挪威,房车的能见度比美国还要高。挪威不仅像美国一样拥有众多方便补给的房车营地,同时并不像美国一样,房车仅能在营地过夜,很多地方都可以随便在哪里停下来过一晚。      自驾途中的风景                  挪威大大小小的峡湾大部分都要靠渡轮穿过,这些渡轮行驶的很快,在大部分渡口每10分钟左右就有一班      挪威虽然石油资源极为丰富,但因为挪威人在如此青山碧水中形成的环保理念,挪威也是全世界电动汽车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国家,仅仅是坐渡轮都能看到不少(下图左侧为宝马i3,右侧为电动版大众高尔夫)      Day 2: 徒步恶魔之舌,自驾Tyssedal-Lofthus   第二天的行程是这次的重头戏,徒步攀登恶魔之舌Trolltunga。恶魔之舌因为整块石头从山中向峡湾的方向突出,像是一只舌头而得名。是全球最经典的几处拍照点之一,也是整个挪威最负盛名的徒步景点。同时也是普通景点之中,到达的难度最大的之一。全程来回22公里,路程垂直落差900米,而且基本上整条路线并没有修缮的很好的路面,有大量的石块路、土路、礁石和草地,必须要穿防水护脚的徒步鞋才可以挑战。   我们当天上山走了5个小时,在山顶停留了1个半小时后,下山又走了5个半小时才回到出发点。一天下来手脚并用(用树棍做的登山杖),仍然浑身酸疼,脚和膝盖都濒临极限,感觉身体被掏空。当然,沿途的风景以及登顶后看到的景色,也绝对是此生难忘。而且,走过恶魔之舌之后,才知道真正的hiking是什么样,过去在美国公园里面走的那些小道相比之下实在只是散步小路,也失去了在没有路的地方自己找路行进的乐趣。   以下图片全部直出。                        传说中的恶魔之舌      帮助游人找路的路标      下山的时候已经9点多,驱车再前往lofthus的旅馆的时候,已经能看到峡湾的暮色。      当天晚上我们住在Lofthus一家叫做Hardanger Hostel B&B的旅馆。在挪威旅行,除了小木屋以外,这种Hostel B&B也相当常见,是挪威的一大特色。跟英国的B&B一般是家庭小别墅兼营的旅馆不同,这类旅馆一般为公司运营,要比挪威一般的酒店便宜很多,一般只要50-90欧元一晚,内部有点像欧洲的学生宿舍,有些甚至是上下铺。   房间内只有洗手池,浴室和卫生间都需要公用,每一层的几个房间公用几个浴室间和卫生间,同时还配有客厅和厨房。虽然听起来有些简陋,实际上这类旅馆很多装修的很有品质,早餐也很丰富,还提供有烧烤设备甚至自行车免费出租的服务,很适合多住几天。            Day 3:自驾Lofthus-Kinsarvik,Kinsarvik-Ulvik-Eidfjord游船,自驾Kinsarvik-Vossevangen-Flam, Flam观光火车,自驾Flam-Sogndal   这天一早,我们从Lofthus前往Kinsarvik,乘坐挪威NORLED轮船公司的游览线路,从Kinsarvik出发,停靠Ulvik和Eidfjord之后,再回到Kinsarvik。虽然自驾游的好处是随处可以停下来拍照,但在船上看峡湾,也别有一番壮阔的感受。            坐船中间经过的哈当厄尔桥,也是挪威最大的悬索桥      Eidfjord小镇的码头      回到Kinsarvik后,我们继续开车前往Flam去乘坐观光火车。一路上自然又遭遇许多美景。         沿途中又以Vossevangen到Gudvangen这一段山谷间的道路最为漂亮,两侧的山离路很近,又有瀑布和云雾缭绕,简直像是仙境。            拥有如此美景的挪威人也酷爱露营和户外运动,相比以热爱户外的德国人和美国人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下午到达Flam小镇以后,正好碰上伊丽莎白女王号游轮停靠在码头。挪威的峡湾向来也是欧洲热门游轮航线之一,一般是多天多国航程中的一站。这艘巨型游轮有十几层高,看起来比整个小镇都要庞大许多,在狭窄的港湾中甚至衬得山峰都显得有些矮。      Flam观光火车本身倒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体验,沿途的风景虽然不错,但相比我们一路开过来看到的,其实差了很多。17公里的路程往返车票居然每人要440克朗,合346人民币。大概只有选择使用交通工具游览挪威的人才会考虑。   火车内部,比较有特色的是座椅平常是收起来的:      终点站Myrdal。也是连接Flam铁路和卑尔根到奥斯陆的铁路的枢纽。这个小镇没有任何公路,只能通过乘火车或者骑自行车甚至徒步到达。是挪威山地自行车爱好者的集散地。      当天晚上,我们在天黑之前到达住宿地Sogndal(松恩)。松恩有7000多人口,在中国只能算是个小城镇,但在这一带已经是少见的大镇。松恩位于松恩峡湾边,也得名于这个峡湾。      镇子里的北欧风格的建筑。      Day 4:自驾Sogndal-Balestrand-Vossevangen-卑尔根   旅程最后一天,我们先从松恩出发向西前往Balestrand,这里大概是整个松恩峡湾风景最好的一段。可惜因为当天阴天,并没有拍出太多满意的照片。            峡湾边上的公路比较狭窄,有的地方甚至只能容纳一辆车通过,需要提前看到前方有对面来车,在错车处等待。这个时候如果开的是比较宽大的车,就会有些局促。      我们还在路边采了一些树莓吃。新鲜的树莓味道果然比超市里买到的要好得多      但当天旅行的精华,还是再次渡过峡湾,从Vangsnes前往Vossevangen的这段,这段路并不沿海,而是在山区之中,画风跟前几天大不相同,清冷荒芜的景象仿佛来到了世界的尽头。                  到达Vossevangen之后,我们向西沿着E16公路返回卑尔根。这段路程有不少在Fensfjorden峡湾旁边,其实也很美,但看过了松恩和哈当厄尔两大峡湾的景色,确实对这里有些审美疲劳。   这段路程因为在峡湾旁,要穿过很多山,所以也有相当多的隧道。整个挪威很少有真正意义上的高速公路,即使是这一路开过路况最好的E16,也只不过是每个方向只有一个车道而已,限速也常常只有70公里 时。不过,因为在隧道中的道路比外面更直,而且有良好的照明,反而常常可以在隧道中开得更快,达到90公里 时。      当天晚上,我们回到卑尔根机场,还车以后,又在机场内的Clarion Hotel住下。挪威的旅程也算是画上一个句点。这次在挪威的自驾旅行,四天五夜的时间也许不算长,但看到的美景却一点也不少。有机会的话,不如你也去一探究竟。   ★转载请注明出处:驾仕派(微信号:jiashipai)&作者名   __________________   获取前沿汽车观点,咨询购车建议,关注驾仕派。   微信公众号:   jiashipai

Posted in Real Estate | Comments Off on 挪威4日自驾游记:美景在对你花式勾引-搜狐汽车

男子冒名过安检拒绝承认 编造身份竟为多交女友-中新网

男子冒名过安检拒绝承认 编造身份竟为多交女友-中新网   广州日报讯(记者李妍 通讯员张运煜、伍术丹、杨润炀)记者昨天获悉,一名男子在广州白云机场冒名过安检拒绝承认,原来编造身份竟为多交女友。   8月3日下午,在广州白云机场,安检人员在检查一名男子身份时发现了异常,其所持身份证上的照片与本人并不相符,刚开始男子辩称是车祸后手术造成的,然而在民警的一再追问下才道出了实情。   当天下午,李先生与女朋友准备乘坐飞机出外旅游,在接受安检的时候,安检员发现李先生的样貌与证件并不相符,当班班长检查后也发现李先生有冒名顶替的嫌疑,于是询问李先生相关问题。结果李先生一问三不知,同时辩称自己之前出过车祸,现在是整容手术后的样子,并说可以让女朋友作证。   最后,在机场民警的反复询问下,李先生知道隐瞒不了,把女朋友支走后才道出了实情。原来李先生的这个证件是其在网上购买的,其编造这个身份是为了方便自己多交女朋友而不被发现。

Posted in Software | Comments Off on 男子冒名过安检拒绝承认 编造身份竟为多交女友-中新网

北京天价出租车8.5公里要价100元 毛巾捂号牌

北京天价出租车8.5公里要价100元 毛巾捂号牌   原标题:暗访北京出租车:“一口价”仍然有 毛巾遮挡车牌 8.5公里要价100元   新华社北京8月3日新媒体专电 题:暗访北京出租车:“一口价”仍然有 毛巾遮挡车牌 8.5公里要价100元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程群   从北京西站到北京南站,8.5公里的车程要价100元;从王府井步行街口到宣武门,不到5公里的车程要价60元……在北京火车站、王府井等人流较大的商圈周边,“不打表、一口价”的出租车宰客现象依然存在。为何这些漫天要价的“马路钉子户”屡禁不绝?这些出租车是否是正规营运车辆?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漫天要价:北京南站到西站:“一口价”100元   [暗访地点:北京南站]8月2日10时30分,在北京南站北广场,4辆出租车停靠在路边,司机们并没有坐在车里,而是在街上揽客。看到有背着包的旅客出站,这些人立马上前吆喝:“去哪里?打的吗?马上走。”   记者以要去北京西站为由,询问了多名司机。这些司机均表示,打表去100元,不打表一口价80元。   这些出租车的车窗上都贴着“2.3元 公里”收费标识,当记者询问为何不以此作为收费标准时,一位车牌号为京B尾号600的出租车司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现在不是正常时间点,过11点才是正常时间。现在是每公里4.3元,堵一分钟4.35元。”   [暗访地点:北京西站]2日11时50分,记者来到北京西站,在车站的南广场和北广场,出租车漫天要价的现象同样存在。   一辆车牌号为京B尾号437的出租车司机在得知记者要前往北京南站时,立马表示“一口价”100元。与此同时,旁边的几名司机也帮忙附和,这个时间段打车都要这个价格。   当记者问能否打表时,这名出租车司机则说:“我这是包车,所以不打表。”   在闲聊过程中,有司机透露,一部分在路边议价的是个体出租车司机,与一般出租车司机不同,他们不用每个月缴纳高额“份子钱”,也就不会对每天单数有太高的要求。   [暗访地点:王府井步行街]2日13时30分,记者在王府井步行街口的大纱帽胡同打车。车牌号为京B尾号756的出租车司机听说记者要去宣武门地铁站时,表示需要“一口价”60元。“除了打表的钱,还有停车费,所以要60元。”   就在此时,因有多辆出租车停靠在路边等客,造成交通拥堵。一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出现,要求这些出租车尽快驶离,并且不准在路边议价拉客。这名司机看到工作人员后,立马改口说,他的车就是正常打表拉客,不议价。在路边停靠只是休息会儿。随后立即开车缓慢向前,当看到工作人员走开后,这名司机又停车在路边拉客。   警惕性强:遮挡前后车牌 只给手撕发票   出租车有两种收费标准?记者咨询了北京市交通服务监督热线“12328”,客服人员说,不存在每公里4.3元的收费标准,北京出租车收费标准统一是白天13元起步价包含3公里;3公里至15公里的部分,每公里2.3元;超过15公里的部分,每公里2.76元。   按标准打车收费应该是多少?记者在路边随机拦了一辆出租车,从北京南站到北京西站,仪表显示的路程为8.5公里,等候时间为7分41秒,收费仅需30元。而记者用导航软件查询发现,从王府井步行街口到宣武门地铁站的路程约为4.6公里,打车费用约为17元。   通过暗访记者发现,这些议价拉客的出租车,等客时都会将后备箱打开,使监控摄像头看不到后备箱处的车辆号牌。在北京西站的一些出租车,甚至用毛巾将正对监控摄像头方向的号牌进行遮挡。记者看到的所有议价拉客的出租车的副驾驶位置前方,原本写着司机姓名和车牌号的提示卡也被拆除。这些司机表示只能提供手撕发票。   知情人士透露,通过遮挡号牌,能够防止拉客时车辆号牌被路人或是周边摄像头拍到。手撕发票上没有车牌号,提示卡被藏起来,是为了防止宰客行为被乘客投诉。   回应:都是正规出租车,将进行核实   记者了解到,在北京南站、北京西站和王府井步行街,均设有出租车候车点。但由于一些旅客特别是外地游客不熟悉地理位置,且部分时段车少人多,等候时间较长,有些乘客就会选择在车站出口路边打车,这给了宰客出租车可乘之机。   北京市交通服务监督热线对记者提供的议价拉客出租车信息进行了核实,表示这些都是正规出租车。其中部分出租车管理方显示为“大兴个体”“西城个体”。   根据监督热线提供的号码,记者致电北京市大兴区交通局了解到,所谓的“大兴个体”就是个体出租车,交通部门负责对其监管,交通部门将对记者反映的情况进行核实。   “我们这里只能记录反映,但是具体处理,是由执法部门调查核实后,转到公司处理。将在15个工作日内对反映的情况进行回复。”得知这些出租车拉客议价行为时,监督热线客服人员建议,乘客防止被宰,应到车站或商圈的出租车调度站乘车。(参与采写:黄小异) 责任编辑:孙爱林 SN146

Posted in Business Products & Services | Comments Off on 北京天价出租车8.5公里要价100元 毛巾捂号牌

欧阳乾:打过黑拳如今我想成为个名作家-搜狐文化频道

欧阳乾:打过黑拳如今我想成为个名作家-搜狐文化频道   见欧阳乾是在一个下午,明亮的光线让窝坐着的他显得有些“月半”,显然五六年时间并非虚空的光影流转,对他而言不仅是五六本小说还有30多斤肉。虽说是“退休运动员特色”,但他对此很是介意,强调现在忙着做网络电影,等有空打拳了体形会回来的。   习武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并非寻常事,但对欧阳乾来说是必然,因为他生长在武术之乡曹州(今菏泽)。曹州是中原重镇,唐末黄巢起义、北宋宋江起义、清末曹州大刀会、曹州义和团等都发生在这里。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我国曾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对民间武术的挖掘整理活动,即对现存的民间武术进行深入挖掘整理,在当时称之为“武术挖整”,简称“挖整”。挖整是一次全国性的调查活动,涉及内容也相当广泛,挖整明确具有抢救武术遗产的目的,得到了当时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在“文革”后的中国武术界掀起了一阵热潮。这场活动的延续是现代散打运动的诞生。   散打又称“散手”,是上世纪70年代末根据现代搏击与摔跤经过十年实验所创的一门格斗技,国外称之为“中国式自由踢打格斗术”,而中国国内的一些传统武术家则轻蔑地称散打为“拳击加个腿”。1980年代,国家体委陆续开展了一系列散手试点比赛,具体来说就是摆擂挑战民间武术高手。当时民间参赛的人数有上百人,其中有八卦掌、形意拳、太极拳、大成拳、通背拳等拳种,但进入半决赛的选手清一色是散打运动员。1985和1986年,散打运动员参加了河南少林杯,1987年参加了武当山擂台赛,赢了传统武术。   此起彼伏的擂台同时催生了一大批武校的诞生,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是武校的大发展时期,据统计,那个时候光菏泽的武校数量达到100多家,在校练武的学员有3万多。而今由于“习武热”的冷却,菏泽的武校数量超不过十个,学员数量也就是万人左右。   正好出生在沸腾的习武热年代,欧阳乾回忆老家从耄耋老人至妇孺几乎每个人都会点腿脚,他小学起就跟着县里的体委学拳了,“我们那儿的家长都觉得孩子学打拳特别正常,就跟现在放暑假让孩子去学个兴趣小组一样。内容主要分为散打跟套路,套路以表演性居多,散打就是对抗性的了,我们一年付个几十块钱,放学后就去跟着学,小孩儿嘛,都把打架当玩了,但事实上这种打架可能是最安全的打架方式。”欧阳乾停顿下,又说道,“不过后来这种传承就有些变味了,拜师父成了一种变相的‘拜码头’,靠着最上面有一定权势的保护伞,小小的县城被各种暴力组织搞得乌烟瘴气,这让我内心深处开始十分反感武力。”

Posted in Relationships | Comments Off on 欧阳乾:打过黑拳如今我想成为个名作家-搜狐文化频道

忘带钥匙攀爬入阳台 上海一年轻女子高坠身亡-中新网

忘带钥匙攀爬入阳台 上海一年轻女子高坠身亡-中新网   【新民晚报?新民网】7月30日上午8点多,嘉定区一小区发生意外:一名年轻女子疑因忘带钥匙,试图从楼道内攀爬进入阳台,不慎失足从13层楼高坠,不幸身亡。   楼内居民介绍:事发时,听到一声巨响,随后探出头张望,发现一名年轻女子躺在二楼一处天井内,已经不省人事。接到报警后,110、120迅速赶赴现场处置,经过现场医护人员确认,女子已经身亡。   据居民介绍,当时这名女子疑似因忘记带钥匙,房门被反锁后,试图从13楼过道攀爬进房间,不料却失足从高处坠落。目前,事故确切原因警方尚在进一步调查中。   而在上周五,松江区南龙潭小区一名年近六旬的男子攀爬自家阳台修理空调软管时也不慎从自家五楼窗台摔下身亡。有关方面提醒居民,若遇到房门反锁或需要高空作业时,可向小区寻求帮助,切莫自行攀爬阳台,以免造成危险。(新民晚报记者 徐驰)

Posted in Real Estate | Comments Off on 忘带钥匙攀爬入阳台 上海一年轻女子高坠身亡-中新网